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只有香如故5

2021-01-28 11:00:29


这次直播请来了欲之城有线电视台“色情大舞台”

王牌主持人安安小姐,安安小姐曾在全国最有影响的电视台担任主持,但国人都知道该台对主持人的风格要求是大气端庄,安安小姐却天性淫荡,在那个台装了一段时间的B后,实在忍受不了其过于严肃的管理制度,遂跳槽到欲之城销魂有线台,这才如鱼得水,凤凰展翅。

她以前的艺名并不叫安安,来销魂有线电视台后才改的这个艺名,意思很简单,“安安”

是做爱时呻吟声的象声词。她主持过很多台色情节目,但像这次这样父女乱伦加上虐杀题材的,还是第一次,不过,身经百战的安安并不怯场,她完全有把握主持好这场演出。

现在,安安在转播车里让助手给她化好妆,穿戴完毕,款款走出了转播车。

她特意穿了一身不是太暴露的礼服,那是圆领套裙装,上身短袖,下身一步裙,但不是很短只能包住屁股那种,她不能抢盛美雪的风头,因为她也是个姿色出众的大美女。穿得太暴露就会喧宾夺主。礼服为黑色,那是因为美雪将在这里献出生命,黑色显出庄重和对美雪的敬意。

导播示意开始,安安开始把做成鸡巴形状的话筒拿起来:“各位观众朋友,欲之城的各位色狼欲女们,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在这个日子里,我们欲之城特首,不,应该是前任特首,咱们都爱戴的老长官盛俊树先生将在这里结束他心爱的女儿盛美雪小姐年轻的生命。安安很荣幸能主持这次典礼!”

说到这里她向现场观众,也向摄像机,鞠了一躬。姿态优雅美妙,直起身后才继续说下去:“现在,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勇敢淫荡的盛美雪小姐和她的父亲盛俊树先生!”

随着现场热烈的掌声,盛俊树牵着美雪,像婚礼上的新人那样在排成两排的电视台礼仪小姐和礼仪先生中间款款而来。父女二人的衣作非常特别,盛俊树穿着一件长袍,设计样式是唐装的样式。盛美雪则穿得及其风骚,也是长袍,但上身领口开至乳房下部还大大地敞开,一对美乳几乎遮挡不住,下摆则开叉至裆部,要害部位若隐若现。

在场的观众和场外观看直播的观众,都不禁赞叹美雪的靓丽风情,同时惊异盛俊树的变化。头发秃了,脸上的皮肤松弛,嘴唇好像已不能闭合,就那样翻开一道缝,露出焦黄的牙齿。

安安上下打量了一番父女二人,然后笑问:“老首长,你跟令嫒的穿戴真是珠联璧合风骚蚀骨啊!”

“是啊!这是为这次典礼特意设计的,毕竟,这是我心爱的女儿的最后一天了嘛。”

“那可不可以问一下,二位平常在家里也穿得这样暴露吗?”

盛俊树转头注视了一下女儿,才回头回答安安:“在家里,我经常把美雪剥得光溜溜的,也就谈不上穿什么衣服了。我的雪儿青春靓丽,身材一流,我这个当爸爸的,永远都看不够啊!”

说到这里,父女二人再次深情地对视着,美雪略带娇羞,低了低头,抬头时自然地甩了甩秀发,同时用手捋了一下垂下来的头发,姿态美妙无限。

安安心里也暗暗赞叹美雪的风姿,连忙把眼光转向她:“美雪小姐,跟父亲乱伦,你感觉幸福吗?一开始有没有抵触情绪?对不起这个问题可能有点不礼貌,你可以不回答。”

美雪看了看安安,微笑着说:“作为一个女人,把自己的身体献给自己的亲爸爸乱搞,当然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啦!我很高兴自己的身材和容貌都还不错,让爸爸很满意,所以,虽然我们一家人经常在一起乱交,但爸爸最喜欢肏的还是我的屄,我知道,爸爸虽然偶尔也在外面跟别的女人上床,但在他心里,没有哪个女人的屄有我这个亲生女儿的嫩屄肏起来过瘾。”

说完她柔情地看了看父亲,盛俊树也在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眼里充满痛爱和欲火,这让她心里甜甜的,她知道刚才安安问她这个问题,多少有些嫉妒和故意为难的成分,但她勇敢地面对了这个问题,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她把眼光从父亲那儿转向安安,用一种女人才能看出来的炫耀眼神回敬她,继续说:“我今天真是高兴,爸爸要亲手宰杀我了,能以一种淫秽的方式死在亲爱的爸爸手上,我感到这辈子真是值了!我们做女人的,不就是天生给男人糟践蹂躏的吗?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我现在想说的是,今生今生,我很幸运的,也是爸爸的小情人,也能把自己的身体给爸爸糟蹋侮辱,谢谢爸爸喜欢我,有父如此,夫复何求?”

安安听着美雪的话,被她的话所感染,下体不觉春水暗流。定了定神,把目光转向盛俊树,盛俊树的眼里满是自豪和感激,不禁抱住女儿亲了亲她可爱的脸颊。他知道安安是希望他讲话,于是便说道:“其实我这个当爸爸的更幸运,这么漂亮的女儿爱上了我,现在,又把身体奉献给我,满足我的施虐欲望,我才该说,有女如此,夫复何求?每次看到美雪美艳的身体,我都忍不住欲念狂生,要好好地肏一番我这个亲女儿,可以说,我们父女俩的性爱是非常和谐的。现在,我更要好好地折磨摧残我乖女儿的身体,满足我的欲求,也是满足我乖女儿的欲求。”

观众席里的很多人听着父女俩的告白,都忍不住窜上来的情欲,各自把手伸向了身边的家人,父亲伸向女儿,儿子伸向母亲,司徒彬也紧紧靠在姐姐温软的身体上,一手从姐姐的裙子中摸向了姐姐丰润的大腿间。在司徒雁耳边轻声说道:“姐!你比盛美雪还漂亮,折磨起来肯定更刺激!”

司徒雁呼吸急促,软瘫在弟弟身上,羞涩满面,心里荡漾着激动和幸福,阴部不由自主地收缩一下,夹了夹弟弟伸进自己阴道内的手指,控制不住的春水浸湿了司徒彬的手。

这时姐弟俩耳边传来舞台上安安的声音:“好了,现在就请盛俊树先生和他的女儿美雪小姐开始进入正式程序,首先,是这对令人尊敬的父女俩最后一次欢爱。盛俊树先生和美雪小姐为大家展示父女乱伦的活春宫。”

说完她就退到一边。

其实这时她下体淫水长流,迈起步来都有些不自然了。

盛俊树这时也和女儿拥吻在一起,焦黄的牙齿再次贴在美雪娇艳欲滴的樱唇上,美雪伸出丁香玉舌跟父亲泛着口臭的舌头搅在一起,美雪口内的清香和盛俊树嘴里的臭味交织在一起,被糟蹋的感觉给予了美雪很大的刺激,她感到父亲正在解开自己束腰的带子,带子一解开,她穿在身上的长袍就完全散开了,雪白娇嫩的身体展露了出来。

父女俩吻在一起的嘴唇终于分开,盛俊树将女儿披在身上的衣服轻松地剥了下来,感觉像是剥一根香味四溢的香蕉,剥开香蕉皮,白净的香蕉就呈现出来。

美雪已是一丝不挂,观看典礼的观众都忍不住惊艳于美雪身体的白嫩和美艳,如此娇媚柔嫩的女体,马上就要被摧残至死,真是太可惜了,但也真是太刺激了。

美雪缓缓躺倒在舞台上,舞台上铺着柔软的红地毯,更是衬托出她身体的洁净无瑕。美雪分开两腿,做着妖艳的姿态勾引着父亲,爬到父亲脚下为父亲脱下鞋袜,接着捧起父亲的左脚认真地亲吻舔舐起来。从脚趾缝到脚掌都舔了个遍,然后又捧起右脚照样舔舐一番。

盛俊树微微抬起脚来,接受女儿的服务。舔完双脚后,美雪倒转身体,将自己两腿中间置于父亲脚下。眼神勾魂,声音柔顺:“爸爸!来侮辱你的骚女儿呀,来践踏亲女儿的骚屄。”

说着阴部已抵在父亲脚背上,在父亲的脚上蹭着。盛俊树抬起脚来,用脚趾插弄着女儿的嫩屄。在父亲脚趾的玩弄下,美雪更是兴奋,淫水源源不断地淌出来,阴部时而加紧父亲的脚趾,时而上下蹭着父亲的脚掌。

“乖女儿,我要尝尝你的小嫩屄了,你也吸一吸爸爸的大鸡巴吧。”

盛俊树脱光自己的衣服,对躺在舞台上的美雪说道。

“爸!女儿的骚屄这会儿这么脏,你不要……”

“乖女儿的阴唇,爸爸什么时候都喜欢舔的。”

盛俊树说完就伏下身来,做出跟女儿69的姿势,一边把自己的鸡巴置于女儿嘴上方,一边也面对着女儿淫水潺潺的美屄,只见美雪的阴部芳草萋萋,绒毛诱人,中间一道红润的细缝此时正春水长流,正观察间,他感到鸡巴一阵舒畅,立刻处于一个温软湿润的包围中,知道女儿已开始含住了自己的鸡巴。

盛俊树就着女儿阴唇间的春水擦了擦美雪阴部周围,然后就分开两条玉腿,掰开女儿迷人的阴唇,埋头舔了起来。入口处顿觉略带咸味,但清香无比,那是少女特有的芳香,美雪虽然早已是淫妇,但阴部的特有香味却始终不变。他伸出舌头在女儿掰开的阴壁上细心地搅动舔舐,品尝着女儿阴部的春水和嫩肉。

美雪也在认真而陶醉地吸吮着父亲粗大的鸡巴,她感到今天父亲的鸡巴特别地坚硬粗长,在嘴里微微跳动着,显示着父亲的兴奋。看来,父亲上场前吃的特质药物“伟哥二号”

确实功效不错。

“伟哥二号”

是美国辉瑞公司最新研制出的换代产品,专门提供给AV男优使用的,使用过后,可在24小时内保持旺盛的精力,射精50次依然性趣盎然。

而且,该药物还可激发出人的暴虐倾向,让使用者在几十次射精后依然有超长的体力来对性对象施暴。

但是这种药物还处于试验阶段,据研制者估计,使用该药物有可能缩短十年寿命,但对于已染病毒的盛俊树来说,一点也不在乎这个。

父女二人津津有味地舔舐着对方的性器,由于两人常年做爱,早已掌握了对方的性反应点,所以,当美雪在父亲的舔弄下发出满足的呻吟喷出一大股淫液时,盛俊树也在女儿的吮吸下终于忍不住射出今天的第一股精液,美雪急速大口地吞咽着父亲的精液,盛俊树也几乎将整个嘴唇都贴在女儿的阴部,吸干净她冒出来的春水。

都喷射完后,父女俩又掉过头来吻在一起,用嘴巴交换着对方口里自己的体液。就这么一吻,很快盛俊树的鸡巴又昂头直立了。

“美雪!现在爸爸要肏你的嫩屄了。”

“来呀!女儿好高兴啊!爸爸真厉害!马上又可以肏女儿啦!”

美雪分开双腿,迎接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父亲。观众席上的人都看着盛俊树丑陋松弛的肉体在亲生女儿身上挤压磨蹭着,两具肉体给人强烈的视觉反差,这种淫靡的场面确实让人血脉喷张。盛俊树粗长的阴茎顺利插进了女儿充满情欲的阴道中。父女二人下身连在一起,在舞台上激烈地蠕动着肉体。

“美雪乖女儿!爸爸真想就这么肏死你!”

“肏呀!使劲肏女儿,能把女儿肏死最好了。”

“哎呀!爸爸要肏你的小屁眼!”

“来吧!女儿的小嘴,女儿的骚屄和女儿的屁眼,还有女儿的乳房,都是爸爸的,爸爸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盛俊树从女儿阴道中抽出鸡巴,对准女儿的屁眼,用力一捅,顺利地插了进去。

“嗯!”

美雪刚感到阴部一阵空虚,马上又在屁眼里体会到了充实感,虽然有些刺痛,但淫靡的场面刺激得她脑海里满是情欲,只盼着父亲激烈地蹂躏自己的身体。

观众席上此时同样是淫声一片,司徒彬的整个手掌都入进了姐姐的阴道,扣弄着姐姐的淫壁和子宫,同时一口咬在姐姐香肩上,几乎把司徒雁肩上的肉都咬下来。司徒雁也一把抓住弟弟的阴茎,灵巧地套弄着。

“哎哟!爸爸又要射了!”

“我也要来了,好爸爸!使劲!”

“来了……来了……”

盛俊树狂叫着,在美雪的屁眼里射出了精液,美雪的阴部也喷出淫液,浸润着屁眼里父亲的阴茎根部。

一阵激烈快速的运动后,父女二人瘫在舞台地毯上喘着气。

稍微平息后,伏在女儿肉体上的盛俊树轻声问:“这么多人看着咱们,你紧张吗?”

美雪转头看了看观众席和摄像机,有些羞涩,但还是微笑着摇了摇头,说:“在这么多人面前给爸爸搞,我很兴奋,女儿是天生的贱货嘛!但只是爸爸一个人的贱货!”

盛俊树怜爱地捏了捏女儿的鼻头,笑说:“真是个骚女儿,爸爸的好骚女儿!接下来,爸爸可就要折磨你了。”

“嗯!来吧!女儿盼这一天盼了好久了。”

盛俊树站起身来,给了退在一旁的安安一个眼色,示意她进行下一个环节。

安安走上前台:“刚才老首长父女二人给我们奉献了一出精彩绝伦的父女乱伦春宫戏!谢谢二位的无私奉献。接下来,盛俊树先生就要折磨摧残美雪小姐的身体了,直到把美雪小姐折磨到死为止,这是一场更加精彩的香艳表演,请大家继续关注。不过,在这场表演开始前,我们要请国家公证处的公证员来进行公证,有请……”

随着音乐,一男一女两个公证员走上台来。先是女公证员拿着话筒向盛美雪提问:“盛美雪小姐,我代表国家公证处向你提这个问题,你是自愿献出身体让令尊盛俊树先生折磨至死,不后悔吗?”

盛美雪一丝不挂地站在舞台上,冲着公证员坚定地点了点头说:“是的,我是自愿的,并且非常乐意!”

“请在这份文件上签名!”

盛美雪接过文件和笔庄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接着男公证员向盛俊树提问:“盛俊树先生,你同意对令嫒盛美雪小姐进行性虐杀,并为此承担失女之痛,不怪罪于任何第三方吗?”

“是的!这是我考虑好了的。我同意。”

“请在这份文件上签名。”

父女俩都依照法律程序签名后,两位公证员对着观众席和摄像机庄严宣布:“现在,我们代表国家公证处进行公证,证实盛俊树先生对女儿盛美雪小姐采取的性虐杀是双方的自愿行为,任何第三方不承担法律责任,同时,我们祝愿盛俊树先生和盛美雪小姐在这场虐杀活动中都获得性乐趣!”

两位公证员退了下去。安安走了上来:“盛俊树先生,那么,折磨蹂躏的第一项是什么呢?请先告诉大家一下好吗?”

盛俊树回答:“你先看这个。”

这时一个工作人员走了上来,递给盛俊树一件东西,看上去像是一个弩弓,不过很小。

安安也看着这个弩弓,眼里代替观众在发出询问。

盛美雪上前来说:“我来代替爸爸回答吧。这是个小型的弩弓,所配的箭也很小……”

说着指了指工作人员递给盛俊树的一个箭袋。盛俊树抽出一支箭来向大家展示,这种箭确实很短很小,除此之外,跟大家熟悉的古代的箭也没什么却别。

“是用这个来射你吗?”

安安问。

“是的!”

盛美雪说,“这种箭这么小,射到身上只能造成很小的伤害,当然,也会很痛吧,很快我就会知道了。之所以做这么小,就是不想几下就射死我,那就没有意思了,别说爸爸,就是我自己,都想多感受一下死前的痛苦呢。”

说到这里,阴部又开始浸出春水来。她不知道的是,此时安安的下身也是润润的了。

“现在,我们就可以欣赏美女中箭了!”

安安对观众说,然后退下台去。她钻进了工作车,因为内裤已经湿透了,她得赶紧换一条。当她脱下小巧艳丽的内裤时,助手赶紧递上一条干净的给她。同时色迷迷地盯着她湿漉漉的下体,助手是个男的,注意她那个地方很自然。但只有她们台里不多的几个人才知道的是,这个助手是她亲哥哥。

安安给了哥哥一个歉意的笑:“现在没时间,再说,你不想看看台上的表演吗?”

她哥哥也笑了笑,在妹妹阴户上摸了一把,就把眼光转向转播车上的监视器了。安安也走出了转播车。

舞台上,美雪被绑在一个竖立起来的大型木板上,身体呈“大”

字,双手双脚都被铐在木板上。盛俊树则站在离美雪大约十步远的地方。美雪拒绝了工作人员要蒙上她双眼的要求。

“我要亲眼看着爸爸手中的箭射到我身上。”

她说,“我喜欢这样。”

盛俊树举起手中的弩,瞄准,弩上有精确的瞄准器,他可不想一箭就射死女儿。全场都在注视着盛俊树手中的弩箭,美雪也一样,“这一箭射在身上会是什么感觉呢?爸爸会先射哪儿呢?”

她想着,屏住呼吸,等待着。但对于父亲将会射向自己的哪个部位,她还是有个猜测的,“爸爸肯定会射我的……”

“嗖!”

盛俊树手中的箭飞了过来,美雪看着箭朝自己预想的方向飞来,“扑”,这两声几乎是连在一起的,相差也就一两秒时间。

美雪感到右乳上忽然一阵冰凉在瞬间刺入,有些微的撞击力,观众席上传来一阵嘘声和惊叫。她也闷哼一声,低头一看,这一箭正好射入自己右乳的乳头上方一点点,这时疼痛感开始从乳房上弥漫开来,接着鲜血从箭刺入的地方慢慢流了出来。嫣红的血被雪白的肌肤映衬着,好一副凄美的景观!

美雪抬头看着父亲,脸上的痛苦很快转换成娇媚的微笑:“爸爸好坏!就喜欢射女儿的奶子!”

她用撒娇的口吻说,“再射呀!射烂女儿的身子。”

说完这句话,她阴部忍不住冒出一股春水来。盛俊树看着自己的成绩,也是鸡巴粗硬,听了女儿的鼓励,连忙再次搭箭弯弓。

“嗖!”

又是一箭,这次,大家几乎都猜到了,这一箭射向了美雪的左乳。

美雪又是一声闷哼。两支插在乳房上的箭都是没入一半,由于箭本来就不长,所以这两箭其实连乳房都没有射透,随着美雪急促的呼吸,带动乳房起伏,两支箭也上下地动着,箭入美乳,鲜血雪肤,煞是好看!

“射得好!爸爸!美雪爱死爸爸了。”

盛俊树再次弯弓搭箭:“我要射你的骚屄了,乖女儿!受得了吗?”

美雪嫣然一笑,脸颊微红,有些害羞,但还是点了点头:“爸爸射准点!贱屄女儿喜欢的。”

盛俊树举起弩弓开始瞄准,美雪兴奋地看着父亲手中的箭,阴部的淫水淌个不住。观众席上的众人也都等着这更加刺激的一箭。但盛俊树瞄了一下后却放下弩弓,无奈地笑了笑。美雪看了看父亲,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身。这才明白父亲没有放箭的原因,这时台下的观众和主持人安安也都明白过来了。

原来美雪是被铐在竖立起来的大木板上的,这样一来,阴部却是处于对着地面的角度,要想一箭射中阴部,几乎不可能。

“这下可就要考研盛先生的箭术了,要不要把美雪小姐平放起来呀?”

安安笑问。

盛俊树摇了摇头,说:“一会儿再虐阴部吧。”

说完弓弩稍稍向上一抬,短箭再次射了出去。

“呼……扑”,这一箭正中肚脐,射得很准,美雪不由得轻轻叫了一声,大概因为乳房经常被父亲使劲捏弄,所以耐受力较强,而肚脐则更为敏感,痛感也就要强烈一些。美雪脸上有些扭曲,低头看了看插在自己肚脐上的箭。血已经开始从入肤处渗出,流向下阴。但此时她阴部的淫水流得更多了。

安安专注地看着父女俩的表演,一时竟忘了说话。

“爸爸好箭法呀!”

美雪忍着疼痛说道。射在乳房上的两枝箭都没有插在乳头上,所以,此时美雪的乳头由于兴奋而挺立着,期待着更大的折磨和凌辱。盛俊树走过去,看着女儿淌着鲜血的身子,凑过身去,在女儿脸上吻着。接着向下吻去,经过身子,一直吻到女儿阴部,美雪阴部的春水更多了,盛俊树贪婪地吸着。可越吸越多。

美雪在父亲的吸吮下,浑忘了身上箭伤的疼痛,娇声呻吟起来。盛俊树嘴唇离开女儿的阴唇,伸手抚摸着女儿的玉体。手来到美雪的奶子上,握住那枝插入左乳的箭。慢慢地摇动一下,这一摇,牵动插入乳房里的箭头转动。美雪不由得“啊!”

地叫了起来。但只是短短地一声,她马上咬牙忍住疼痛,点了点头,给了父亲一个鼓励的笑。

全场都在看着盛俊树的动作,也都猜到了他要干什么。司徒彬的手指这时也捏着姐姐的乳头,用力地捏着,挤压着。司徒雁咬牙承受着弟弟给自己带来的痛苦和快感,下身的液体流个不住,却盼着弟弟再用力些,最好把自己的乳头扯下来。

盛俊树握紧乳房外的箭身,猛地往外一拔。随着美雪鼻孔里发出的一声闷哼,箭已被拔出乳房,由于箭头带有倒钩,这一拔带出一小块肉来,美雪的左乳顿时出现一个血窟窿,一股嫣红的鲜血涌了出来,跟着鲜血涌出来的,当然还有美雪下身的淫水。因为事前有思想准备,美雪闭着嘴唇没有发出太大的叫声。

盛俊树立即将嘴贴在女儿乳房的血窟窿上,大口大口地吮吸着女儿淌出来的血液。当他抬起头来时,嘴上满是腥红的鲜血。美雪的头往前凑,伸出舌头,示意要吻父亲。盛俊树迎着美雪的嘴唇吻上去,父女俩的嘴唇贴在一起,美雪舔着父亲嘴唇上自己的血液。

全场观众包括主持人安安此时都静静地注视着这对父女的亲昵举动。人人都感到心中的欲火越烧越旺。

“爸爸!把这两枝箭也拔出来吧!”

美雪说。

安安这时插话:“作为女人,我非常佩服美雪小姐的勇气,也很……也很羡慕她。”

盛俊树握住美雪右乳上的箭,一用力,把那枝箭也拔了出来。箭一拔出来,盛俊树照样立刻把嘴凑上去吮吸血液。安安这时低头向美雪下身看去,镜头跟着她的目光来了个特写。

“美雪小姐真是天生的欲女!这么多水,看得安安都想吸一口呢。”

安安打趣说。

现场观众此时可能就没有看直播的看得清楚了,在特写镜头下,美雪的阴部纤毫毕现,由于知道正被成千上万人注视阴部,美雪更是亢奋,阴部的淫水顺着身体紧贴的木板淌到了地毯上,地毯湿了一片,呈现出一个不规则的圆圈。


“爸爸!美雪的贱屄好痒啊!求你摧残我的贱屄吧。”

美雪恳求。

盛俊树握住美雪肚脐上那枝箭,同样一下拔了出来,美雪肚脐上顿时也变成了一个小小的血窟窿。

“我的贱屄女儿,爸爸现在要对付你的骚屄了。”

盛俊树抚摸着女儿淫水不止的阴户说。美雪点了点头,表情兴奋。安安走了过来问:“盛先生,你是要把这枝箭插进去吗?”

盛俊树转头看着安安,露出一个坏笑说:“如果是你,你怕吗?”

安安没想到盛俊树会问出这么一个尴尬的问题,一时不知怎么回答,红着脸迟疑片刻后说:“如果广大观众都喜欢看安安这样,那安安也愿意满足大家的需求。”

这是一个半承认半圆滑的回答。因为按照欲之城的特区法,被凌虐的女人必须是自愿的。安安说是愿意满足大家的需求而献身,如果真有那一天,接受还是拒绝,她都说得过去。

盛俊树也是场面上混的老手,听了安安回答,笑着点了点头,也不知是赞许还是笑她狡猾。这时美雪催促道:“爸爸!插进来吧,捅烂女儿的贱屄。”

盛俊树蹲下来,把手中的箭朝上对准女儿的阴户。美雪的阴唇由于激动而抽搐收缩着。盛俊树将箭尖对准阴唇,腕部用力,箭就缓缓刺进了女儿漂亮的阴道中。

“啊!”

美雪轻叫一声,咬住下唇忍受着下身的疼痛。血液混合着淫液从她的阴道中顺着箭流出来。

观众席上,司徒彬的右手整个手掌都伸进了姐姐的阴道中,用力地蠕动着,司徒雁的春水像失控的水管那样控制不住地淌出来。

盛俊树手中的箭终于在女儿阴道中完全消失,全部入进了美雪的阴道。美雪紧咬着下唇没有惨叫出声,鼻孔里却发出带着兴奋的哼哼声。混合着淫液的血水流个不住。安安一手扶在美雪背靠的大木板上,身体微微拱起,由于被眼前的景象所诱惑,她阴部淫水直冒,如果不是扶着大木板,人都要整个软瘫下去了。

盛俊树站起身看着女儿,这时疼痛稍微缓解,美雪痛得额头上汗珠淋漓。盛俊树接过工作人员及时递上来的毛巾,为美雪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说:“我要拔箭了。”

美雪努力笑了笑,点了点头。

盛俊树再次蹲下身,手伸进女儿充满血水和淫液的阴道中,阴道的扩张再次给美雪带来痛感,她轻声呻吟着。盛俊树在女儿阴道中捏住箭尾,慢慢往外拉。

由于箭尖带有倒刺,这一拉,就把美雪阴道内的肉带下一大块来,这枝箭就这么一路再次刺入美雪阴道中的肉壁中,带着一块块鲜肉被拉了出来。

美雪长声呻吟着,发出夹杂着快感的惨叫。当盛俊树把整枝箭都从美雪阴道内拉出来后,美雪的阴部已经成了一个血窟窿,大量的鲜血一股股往外涌出来。

美雪痛得昏了过去。观众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安安蹲下来查看着美雪冒血的阴部,对着盛俊树,也是对着观众说道:“盛先生,说实话,安安……也有些想要拥有您这样一个爸爸了……”

顿了一顿,继续说道:“咱们还是先把美雪小姐弄醒,继续下一个环节吧。”

工作人员上来,拿着一支针管,开始给美雪注射。安安向大家解释:“这种药是一种新型兴奋剂,可以让人在身体遭受巨大伤害时依然保持旺盛的精力和清醒的头脑,但并不能减轻身体的痛苦,因为这不是麻醉剂,事实上,这种药的作用跟麻醉剂刚好相反。”

说话间,美雪已经悠悠醒转。盛俊树凑上去问:“美雪!还受得了吗?”

美雪低头看了看自己血迹斑斑的身体,从父亲笑了一笑说:“爸爸真会玩女人!专门折磨美雪的奶子和骚屄……哎哟……不过,美雪好高兴的……现在,开始最后一项吧,趁我还有力气。”

盛俊树转头看着安安,冲她点了点头,示意按美雪的要求办。然后站起身来,观众注意到,他的鸡巴依然高高地挺立着,显然,折磨摧残亲生女儿的身体,带给他无限的兴奋。这对父女身体里潜藏的施虐和受虐冲动,已被完全地激发了出来。

安安对着观众说:“现在,美雪小姐要进入最后一个项目了,这是按照她自己的要求选择的这一项,我们尊重美雪小姐的选择,是什么项目呢?大家马上就会看到,现在请工作人员把相关用具抬上来。”

片刻的等待里,盛俊树将女儿拥入怀中,美雪的奶子和阴部都已变成了血窟窿,盛俊树不忍心再去抚摸,只是低下头吻着女儿已经苍白的嘴唇,父女俩深情地吻着对方。

这时司徒彬在姐姐耳边悄声道:“姐!如果换成是你,你希望这最后一个项目是什么呢?”

司徒雁心里一荡,弟弟这么问,分明是已有了想要虐杀自己的心思,刚才看着盛美雪遭受的那些酷刑已经让她心神俱狂了。想到如今自己和弟弟都已是艾滋病毒感染者,生命有限,也许,弟弟跟盛俊树父女一样,也有了处理自己的勇气……想到这里,她满脸通红,娇羞无限,低头试图掩盖自己的窘态,静默一会儿才幽幽说道:“姐姐愿意做小彬的肉畜,小彬想要怎样,姐姐都是喜欢的……”

这时周围传来一阵轻微的惊呼声,打断了姐弟俩的情话,两人把目光往舞台上望去,只见工作人员抬上来一个大型的铁床,八个工作人员用了四根长长的铁扁担才将铁床抬上来,铁扁担上还绑着厚厚的布条。说是床其实不确切,应该说是火盆,只是这个火盆非常大,几乎摆满了整个舞台,一个床型的火盆,火盆里是燃烧着的煤块。

煤块散发出的热浪让观众席上的人都有所感受。这时,大家也大致猜到了美雪将要干什么。观众席上的李志远此时正将自己的双胞胎女儿一手一个搂在怀中,双手一点也不闲着地在两个漂亮女儿身上揉搓着,两个女儿都已是一丝不挂,大双李安云本来俯下身含住父亲的鸡巴吮吸着,这时也抬起身来看着舞台上新动向。

她俩的母亲,李志远的妻子黎小蓉则是赤身跟亲哥哥黎小勇搂抱在一起,一家人都沉浸在肉欲中,但现在都直起身来认真观看即将开始的表演。

舞台上,安安用缓慢沉重的语调开始介绍:“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可能也猜到了,我们美丽的美雪小姐,现在就要给大家表演现实版的“跳进火坑”,在这片燃烧的煤块中结束她年轻的生命。”

镜头指向盛俊树怀中的盛美雪,盛俊树轻抚女儿依然柔美的脸颊,柔声说:“美雪!都准备好了!还有什么说的吗?”

美雪苍白的脸上泛出笑容,深情地看着自己一直爱着的父亲,眼光中既有女儿的敬爱之情,也有情人的无限爱怜,更有沉溺于变态肉欲的高度亢奋,轻声说:“爸爸!女儿走了,来世再来给爸爸玩弄凌虐吧。”

盛俊树再次吻了吻女儿,扶着她站了起来,走到火盆边。父女俩再次吻在一起,美雪年轻的肉体贴在父亲同样赤裸的身体上,乳房和下身的献血也沾了不少在盛俊树身上。美雪在父亲耳边说:“爸!推我进去吧!”

盛俊树把女儿横抱在怀,在女儿深情目光的注视下,用力将美雪往火盆里甩过去。

美雪青春靓丽的身体一下落在了燃烧着的煤块中,背部在下,美雪惨叫一声,炙热的煤块烧灼着她雪白的肌肤。

美雪本能地挣扎着,肌肤很快被烧成片片黑色,美雪一边惨叫,一边却做了一个惊人的动作,只见她两手各抓了一块燃烧着的块煤,放在自己乳房上。因为此时她依然是躺在煤堆中,这两个煤块是她有意要烧灼自己的乳房而放上去的。

做出这个动作需要极大的毅力忍住煤块的烤灼,保持清醒的神智,观众席上的人群不由得为美雪的勇气鼓起掌来。美雪一手抓着一个煤块在自己本已有血窟窿的乳房上,一边忍受着背部的烧灼一边炙烤着自己曾经美丽的乳房,同时嘴里发出夹带着快感的呼叫。

“烧吧!慢慢把我烧透吧,烧烂我淫贱的身体!”

美雪心里有一个信念支撑着她的意志。

两个曾经滚圆的奶子很快就被烧成了平平的黑炭状,整个大厅都散发出烤肉的气味。美雪用最后的力气在燃烧的煤块中翻滚起来,让自己周身都能处于煤块的烧灼之下。滚动的身体渐渐变成了一个黢黑的烤肉,慢慢地停止了滚动……

“嘤!”

地一声,司徒雁看到这里,昏了过去,司徒彬赶紧抱着姐姐,同时嗅到一股尿骚味,司徒雁下身完全被春水浸湿了,高度的激动使得她尿都忍不住流出阴部……
第七章
在盛美雪那场终极表演的大约十五天前,她把司徒雁约到了一家叫“香如故”

的休闲茶楼,坐在一个僻静的角落,听着悠扬轻柔的音乐,两个女人进行了一场坦率真诚的谈话。

按照盛美雪的要求,司徒雁是独自来的。她到的时候,盛美雪已经坐在那儿了。

“坐!”

美雪招呼,自从被检出是艾滋病毒感染者后,盛美雪一家跟司徒姐弟同病相怜,更亲近了,像是一家人。盛俊树和盛美雪从特区政府退下来后不久,司徒雁也辞掉了工作。一来在外人看来她是盛俊树的人,新的领导班子上台后,自然就没了她的位置,二来,自知道身染病毒后,司徒雁也有了些别的想法,无心工作了。

“不好意思啊!我来迟了!”

司徒雁一边坐下来一边客气地说。其实她没有晚到,是盛美雪早到了。

“我也刚到一会儿。”

美雪说,“司徒彬还好吧?”

“都还好!”

司徒雁笑笑说,“首长呢?你们也都还好?”

“都好!”

两人有一个月左右没见面了,她们心照不宣的是,所谓“好”

和“不好”,其实就是病毒有没有发作的意思,只是没有明着说出来。


服务员过来,美雪点了红酒和一些小食品。茶楼里播放着悠扬的音乐。美雪笑着说:“约你来,是想跟你谈点事,关于我个人的,不,我跟我爸爸的。”

司徒雁一时猜不到她要说什么,只是微笑着倾听。美雪却把话题一转,问道:“你知道这首曲子吗?”

她指的是茶楼里播放的音乐,那是一首小提琴独奏,但司徒雁还是第一次听这首曲子,摇摇头说:“我对音乐知道得不多,是什么曲子呀?”

“这是毕敏的公司里一个欲女写的,曲名叫《只有香如故》,是个很有才华的女孩,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的,因为自身喜好被虐,所以才到这儿来了。这首曲子是根据陆游的《咏梅》来创作的,这个女孩很喜欢陆游的这首词,反复诵读后,就凭着自己的感受创作了这首曲子,自己创作,自己演奏,她说,她最喜欢的是最后两句。”

“真是个才女!”

司徒雁赞道,“我感觉这曲子有一种凄美和坚韧在里面,我不太懂音乐,但我的感受是这样。”

美雪低声吟诵起陆游的《咏梅》来:“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司徒雁知道这首词,听到最后两句时,心里一动,以前没怎么在意,这会儿听美雪认真地吟诵起来,再配上这首充盈着茶楼的音乐,不由得痴了。

美雪观察着司徒雁的表情变化,继续说下去:“我已经决定了,要把身子献给爸爸。让他把我玩弄折磨至死!”

美雪是平静地说出这话的,但司徒雁却是一惊,怔怔地看着她,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愣了一会儿才说:“你……说真的?”

美雪脸上浮现出一丝幸福感,那是即将为心爱的人做出牺牲和即将达到愿望的幸福感。她点了点头,说:“当然是真的,我像是开玩笑吗?”

司徒雁回过神来,问道:“是你自己提出来的还是你爸爸向你要求的?”

“谈不上谁要求谁,我早就想着这一天了,我知道,爸爸也早想虐杀我。但是,我们谁也不好先提出来,说起来,还要感谢那个蓝馨……其实,染上那个病毒,我一点都不悲哀,不这样,爸爸还始终对我下不了手呢。”

司徒雁看着眼前这个风姿超凡脱俗的美女,想起自己一直隐藏在心底的欲望,心里不由得佩服起美雪的勇气来。

美雪看着司徒雁,仿佛猜到她心里在想什么,两人此时处于茶楼幽暗的灯光下,在这种环境中,人更容易流露出自己的真实感情。她喝了一口红酒,轻轻说道:“司徒!我知道,我们是同一类人。”

司徒雁脸上表情有些不自然,但极力装出镇定的样子。美雪伸手过去握住她的手,说:“司徒!有些事,想做就要去做。而且,咱们不都是被判了死缓的人吗?与其等着病毒发作,不如争取一个美丽的终结。咱们女人,不就是天生给男人玩弄凌虐的吗?比起那些欲女来,我们是不是要更幸福一些,我们都爱上了自己的亲人,跟亲人乱伦。如果此生能够让自己爱的人折磨这副身体,不是一件最幸福美妙的事吗?不谦虚地说,你和我都算是百里挑一的大美女,不知多少男人一看到我们就想跟我们上床呢。但我不可救药地爱上了我爸爸,只想把这副身体献给爸爸乱搞。一想到爸爸盼着折磨我,把我摧残至死,我就兴奋得不行,这是我多年的期盼。如果我没看错,你对你弟弟也抱着这种感情。”

司徒雁感到自己的心“咚咚咚”

地跳动着,脸上发烫,阴部也开始湿润起来。

美雪的话句句击中她的心坎。她不想再伪装了。她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美雪,也用力握住她的手,说:“你说得对,你我是同一类人。我们是幸福的,因为,我看得出,我的小彬也一直渴望着摧残蹂躏我的身体,只是,一直没勇气说出来,你的话,让我下定了决心。”

两个天生的痴情欲女敞开了心扉,在酒精的刺激下,尽情地诉说着自己心里一直以来的愿望和对自己亲人的爱恋。

司徒雁看着输液瓶里的药水,快完了。她细心地为弟弟拔下手上的细针。

“唉!本来不想输液的,没想到不输还不行。”

司徒彬说。他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拉肚子,吃药打针都不行,只好输液。为了姐姐照顾自己方便,他特意把药和输液器具带回家来,并简单地教会了姐姐如何刺针拔针等,心灵手巧的司徒雁很快就掌握了。

“还是我们的司徒大夫利害,都说医生不会医自己的病,但我们司徒大夫还是一下把这点小毛病给止住了。”

司徒雁开着玩笑。

司徒彬陪着姐姐笑了笑。但他心里知道,这次拉肚子也许意味着艾滋病毒开始在他体内发作了。也许这是因为他在医院,接触的各种病人,病毒比较多,导致免疫力也比较弱的原因。

“下午我们出去散散心吧。”

司徒雁提议。

司徒彬看着姐姐关爱的眼神,微笑着点了点头。

下午,司徒雁开车,姐弟二人带着爱犬刺客来到一个风景怡人而又清静宽广的野外。

下车后,已是黄昏,夕阳西下。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的司徒彬就拿出塑料桌布铺在草地上,司徒雁拿出食品摆放在桌布上。司徒彬故意站在一旁看着姐姐弯下腰摆放食品,司徒雁特意穿了一件心形领口的吊带裙,没带乳罩,一弯腰,就可从领口处看见深深的乳沟和两个浑圆挺拔的乳房。

司徒彬色迷迷地欣赏着姐姐领口处露出的迷人春色,虽然已看过无数次,但每次看到都还是令他心潮澎湃。司徒雁很快察觉到弟弟的眼光,但她只是娇媚一笑,很快将食品摆放好,才坐在地上问弟弟:“你是要吃这些东西呢还是吃姐姐的奶呀?”

司徒彬只好坐了下来,一边拿起一个桃子咬了一口一边说:“可惜姐姐的奶子挤不出奶来,如果可以挤出奶来,我倒真想吃两口呢。”

司徒雁故意倾下身,再次让领口敞开露出乳房,说:“如果是吃姐姐的奶子呢?想不想?”

司徒彬有些不自然地避开姐姐的目光,很快又迎上去,正对着姐姐凝视自己的眼睛,说:“你这种幽默,我可不能欣赏。”

司徒雁还是凝视着弟弟,幽幽地说:“想没想过咬下姐姐的乳头,吃姐姐的肉?”

司徒彬怔怔地看着姐姐,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说:“姐姐一身美肉,小彬当然想过。”

自从看了盛美雪的受虐典礼后,姐弟二人对于这种话题更为敞开,顾忌更少了。

司徒彬接着话锋一转,说:“但是,这种事,小彬怎么下得了手?在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就是姐姐。”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家庭乱伦

家庭乱伦
点击:29205-0201:01家庭生活
点击:23604-2800:24姐三换妻
点击:23705-0405:34媽媽被他們老闆幹了
点击:18104-2203:13浪荡岳母
点击:23006-0900:56我最亲密的性伴侣
点击:21904-2903:08騎機車給母親載的時候,我偷用肉棒頂住那美臀
点击:18305-0201:01風流老爺蕩媳婦
点击:18905-0103:11端午節那天與岳母發生了性關係
点击:58104-2903:08老婆推介我和岳母做愛
点击:14104-2102:23女兒嫩嫩的嬌啼
点击:24405-1103:16老婆的妹妹乱伦
点击:14704-2000:02好色父親
点击:15904-2504:11老婆拉着小姨子上了我的床
点击:14404-1814:17回娘家
点击:21012-2015:11妻子出轨小姨子还
点击:10105-0103:11跟表弟看A片
点击:22404-1913:59家庭亂倫聚會
点击:19504-3003:07夫妻交友竟碰到了妹妹
点击:27006-0601:33姊姊的淫水
点击:25105-1103:22美丽的白虎穴
点击:13805-1201:33剛搬進來的女老師
点击:10404-2903:08说说我和小姨子之间真实的故事
点击:29402-0802:08今夜谁与你同眠10
点击:19705-1802:30漂亮阿姨玩弄我的屁眼
点击:13105-0103:11我的性生活和母親有關
点击:19604-2621:42岳母饑渴已久,女婿真不好做
点击:22208-1201:58隔壁小男 孩
点击:13705-0103:11借用人妻
点击:19205-0405:34媽媽是世界上最最最淫蕩的女人
点击:19604-2800:25我与我的丝袜奶奶
点击:16004-2903:07老婆給我戴綠帽,岳母妳要補償我
点击:15904-2402:17村亂
点击:18806-0800:24舞蹈老师
点击:28306-2303:01哥哥的爱人
点击:15008-2801:07媽咪淺粉色小三角褲的誘惑
点击:17005-0103:11媽媽的奶子-1
点击:13404-2203:13颤抖吧!妈妈
点击:16903-1515:44母子性交伦乱大赛【完】
点击:16505-0201:02我和小姨子上床
点击:13306-0301:18今天我摸了表妹的胸
点击:15705-1201:44南部农村的表姐
点击:35002-0802:00今夜谁与你同眠2
点击:22304-1814:17丈母娘家被我變成了淫窩
点击:16804-2000:01我和女兒幸福的亂倫
点击:20405-2702:28舅妈情结
点击:17203-1904:40我把妈妈搞大了
点击:29806-1201:13干妹的第一次
点击:17505-0405:34姐姐要看你的大雞巴
点击:18108-2003:25幼嫩的表姑的味道。。。
点击:11804-2621:42媽媽老是趕爹地到我的房間
点击:29705-2702:27我和娘
点击:16412-1713:29給小姨下葯
点击:26406-0800:22各取所需
点击:24606-1303:47乱欲利娴庄
点击:14704-0103:22与同学一起干他妈妈
点击:19909-0600:29我和美艳的嫂嫂
点击:19101-2300:43让老婆带情人回来
点击:26204-3003:07一家人被劫持后的淫亂生活
点击:18504-2903:07在大姨子面前幹二姨子
点击:47806-2501:18我姐我爱我性狂
TOP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