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大话天鹅湖4

2021-03-14 13:33:07


“啊.....,不.......,嗯喔.....”太后慌乱地想躲避,无奈身子娇弱无力,只得徒劳地微微扭动着娇躯。就在这时,腹中的剧痛再次袭来,她颤抖了一下,捂住了腹部。

尼古拉斯松开嘴,担心地问:“母亲!怎么了!又疼了么?”

太后已经疼得满脸是汗,她强忍着剧痛道:“喔......,是的......啊......”一只手在大肚子上揉了起来。

尼古拉斯看着奥洁托太后苍白的面容上微蹙的双眉,痛楚的眼神,微微晃动的巨乳和大肚子,觉得身下有些激动了。但他按捺着情绪,搂紧了太后,并握着太后另一只手,鼓励道:“母亲,皇儿陪着你。坚强些,也许今天就会分娩了。”

“啊...啊....不, 不行, 好痛...嗯...啊......啊要不行了, 啊.......喔...嗯......嗯...啊......”太后象前两天一样,没能忍耐多久,就昏了过去。

尼古拉斯看着昏迷中的太后,回身端过一杯药液,正是用开水冲化的蛇鞭粉,他仰头喝了下去。顿时感到全身发热,更惊奇的是,他发现自己变小了。于是他跳上太后的床,发现自己已经缩小到三寸长。

“不知自己是否还能变大呢?”尼古拉斯想着,掀开太后的裙摆跑了进去。

松软的床垫使尼古拉斯跑不快,但母亲白嫩的小腿吸引了他的注意。他一边抚摸着太后的小腿内侧,一边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走。太后的大腿内侧更加娇嫩,他索性全身贴在太后的肌肤上打起滚来。

“嗯....”昏迷中的太后低吟了一声,调转了尼古拉斯的注意力。他嗅到一股从太后两腿间散发出来的很诱惑的气味,不由得继续向前走去。

两腿间用乳白色的真丝蒙住了。尼古拉斯停下来,隔着真丝抚摸着里面的起起伏伏。手感真好,他想。摸了一会,真丝有些湿润,太后的娇臀轻轻的颤动了一下。尼古拉斯犹豫了一会,决定还是不要那么心急。他拽着真丝帷幕爬了上去,却看到上面是更加高耸滚圆的大肚子,无论如何也爬不上去了。尼古拉斯吊在腰带上歇了一会,翻到帷幕的背面。

背面是一丛茂密的金色草丛,他顺着草丛向下滑动,然后降落在一片湿润的深渊里。这里到处是半透明的黏液,使落脚的地方都滑溜溜的。他来到一处核状物旁,饶有兴致地对那核状物抚摸和按揉起来。他甚至手脚并用,抬腿对那圆核轻轻踩踏下去。

他感觉太后又颤抖了一下,心里觉得有趣极了。

尼古拉斯玩得兴起,把肉壁的旮旮旯旯都摸了个遍。那汁液越发渗出得厉害,肉壁上也充血泛红起来。尼古拉斯找到那桃源洞口,一头钻了进去。

甬道里紧致湿滑,不断蠕动的内壁把他慢慢吸了进去,而且越发深入。他有些惶恐,于是奋力向外跑,但那股强大的吸引力还是把他往深处拽。最后,他滑到宫口,卡在那里动不了了。

太后在昏迷中,一股股酥痒的感觉使她陷入了梦境。她仿佛又见到了齐格菲尔德国王,国王对她万般温存,他们热烈地作爱。身下的强烈蠕动使她情不自禁了,她想挣扎,想大声娇吟,但她深陷在昏迷中无法醒来。她紧蹙着双眉,紧闭着双眼,大肚子不停地蠕动着,双手也无意识地乱抓。细汗不停地渗出来,最后,花心深处一股洪流激荡而出,尼古拉斯也被冲了出来。太后终于醒了。

湿淋淋的尼古拉斯迅速恢复了原来的身高,他跳下床,抱起虚弱的奥洁托轻声呼唤着:“母亲!母亲,你好点了吗?”

被阵痛和高潮折磨得筋疲力尽的太后微微睁开眼睛,微弱的问:“尼古拉斯.....你怎么....浑身湿淋淋的......”

尼古拉斯兴奋的给太后讲述了全部过程,太后吃惊的睁大了眼睛,将信将疑。

“母亲,明天我们上午就试试吧,也许你就完全不疼了呢。”

次日,被每天一次的阵痛折磨怕了的太后终于愿意和尼古拉斯尝试交合,果真当天就没有阵痛发生。太后终于对尼古拉斯撤消了防线,用销魂的游戏防治她的怪病。太后逐渐沉溺于年轻的小王子带来的鱼水之欢里,阵痛的痛苦很快就忘记了,母子乱交的事情也不再介怀了。

只要尼古拉斯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呢。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是年底。一年一度的新年祭祀大典又要到来了。

这祭祀大典主要由大祭司主持,需有皇族带领王公贵族出席。以前每年都是国王和太后出席,今年国王不在,就只有太后出席了。

这天上午,太后和尼古拉斯来到幽闭的后花园里散步,尼古拉斯拥着太后靠在一棵大树下,太后却满面愁容地抚着大肚子,倚在尼古拉斯怀里,远远看去,却象一个年轻的丈夫拥着即将临产的娇妻。

尼古拉斯问:“母亲,为何愁眉不展,是不舒服还是不开心?”

太后娇弱地说:“唉,就要举办新年祭祀了,我这个样子,怎么见人啊。”

尼古拉斯一手揽住太后粗笨的后腰,一手揉着大肚子说:“母亲,这有什么可发愁的,您戴一个头纱,让几个宫女扯开,不就挡住了吗。典礼过程中,您的王位前面放一张桌子嘛。”说着,手里却加重了力道,他觉得太后的肚子越来越大了。

“喔....轻点....”太后索性把头也枕在尼古拉斯肩上了:“典礼时间很长的,真是折磨人啊。”

尼古拉斯开始亲吻太后的娇唇:“有我陪你呢,怕什么...”

“你?不可以。皇儿不能出席。”太后忽然清醒过来,坚决的说。

尼古拉斯的手在太后的腹部停住了,“我为什么不能去?”

太后迟疑的说:“皇儿,你的样貌和天鹅国的皇族不同,我怕招人议论啊。”

尼古拉斯生气地搬过太后的下巴,直视着她的美目问:“我是母亲的养子,为什么不能见人?我和菲利普多少也陪您一起斩蛇除怪,现在只剩我陪伴您保护您,为什么我不能见人??”

太后推开尼古拉斯,转身背对着他,低声说:“这些,母亲都明白,但是,大典还是不能去!”

尼古拉斯愤怒的说:“我不知道母亲把我当什么!好,不去就不去!”说完,就朝远处走去。

太后沉默地看着他远去的身影,叹了口气,漫无目的地撑着后腰,继续在花园里散步。

“唔.....”太后忽感腹中有些不适,便靠在路旁一棵大树上休息。一边揉着腹部,一边才想起,和尼古拉斯每日交合,都忘记她的阵痛了。“唉,如果没有了尼古拉斯,恐怕还真不行呢。”太后一手捧着腹部,一手捶着后腰继续走着。肚子比斩蛇的时候又胀大许多了,用手搬着很快就累了,“我怎么到了这步田地的.....唉......”

“啊喔......”腹中闪过一阵刺痛,太后按着腹部,歪倒在一棵树干边。那是很熟悉的阵痛的前奏。几个月没犯过,太后几乎忘记那种痛苦了。她捂着大肚子,一边走一边揉着。她意识到应该尽快回到寝宫去,但辨认了一下方向,发现自己离出口走得越来越远了。“人上了年纪,记性就是不好了。我是老糊涂了.....”太后挺着大肚子,心里念念叨叨地走着。

“喔!啊.....啊......”腹中的疼痛一阵强过一阵,太后捂着腹部,在路边的草丛里跪了下来,她微蹙着蛾眉,痛苦地仰了仰巨乳,闭上双目忍耐着。待阵痛过去,又继续向出口走去。“还有....多远......啊.....”她坐下稍事休息,一阵阵痛袭来,她使劲挺了挺肚子,双手在腰侧捂着。“多痛苦我也不怕......什么时候能......分娩啊......喔.......”她站起身,踉跄了几步,又向前走去。

尼古拉斯生气跑开后,独自在林子里坐了会。心情平静下来后,又觉得不该把母后丢下不管,于是顺着原路寻找太后。哪知道太后神情恍惚地迷了路,又犯了阵痛后更找不到出口了,尼古拉斯只好一边呼唤一边寻找。

由于国王勒令所有侍女不许进入花园,尼古拉斯也没法叫人帮忙了。

天渐渐黑了下来,尼古拉斯开始着急了。

“母亲——”疼得半昏迷的太后听到了尼古拉斯的喊声,但她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了。阵阵撕裂般的疼痛从腹中涌过,她时而蜷缩了身子,时而又半仰起酥胸,只能低声呻吟着。“母亲!”尼古拉斯焦急的呼唤近到了耳边,太后仰躺在花丛里,大肚子一颤一颤的。她的肥硕的酥胸已经被夜露打湿了,凸现出两粒葡萄。“母亲,可找到你了。很疼吗?”尼古拉斯小心地把太后抱在怀里,另一手在她的酥胸和大肚子上按摩着。

“啊.....好痛.....尼古拉斯.....都是母后不好.....不要离开母后....啊,喔.......”太后断断续续的说着,又因阵痛而娇吟。

“母亲,稍微忍耐一下,很快就不会疼了。”尼古拉斯温柔地劝慰着,把手轻轻探入太后的两腿之间,在花蒂上揉捏着。

“啊哟!啊.....”太后猛的颤抖了一下,挺起酥胸紧抱着尼古拉斯的脖子。一对鼓鼓囊囊的巨大肉球在尼古拉斯眼前乱晃,尼古拉斯咬开太后胸前的扣子,把太后的巨大孕乳逐寸逐寸的吮吸一遍,身下仍旧不停地扣挖着太后的蜜壶。

“啊——,喔噢.......”太后的娇躯变成了粉红色,她用力揽着尼古拉斯的头,把酥胸往他的嘴里塞;她的两腿夹紧,把尼古拉斯的手紧紧地吸在蜜壶里。

当尼古拉斯进入她的身体时,她的阵痛终于慢慢消失了。星空下尼古拉斯年轻的脸庞在眼前晃动,让她恍惚想起当年和罗德巴尔王在花园里的情景。

“那是他的父亲.....对我的....掠夺.....啊.....噢.......”

新年祭祀日终于到来了。这天清晨,太后已梳妆了两个小时。她命侍女用长长的绒布缠在腰上,使大肚子变得小一些,再穿上厚厚的衬裤,外面罩一条黑色天鹅绒袍子,果然看起来肚子不那么凸起,似乎只是身材过于丰满而已。她又披上一条华贵的金缎披风,闪闪金光晃得人眼花,就更注意不到衣襟里的大肚子了。

太后的长发盘成高高的发髻,使端庄的仪容增加了几分高贵的性感,侍女们正在往发髻上簪插首饰。这时,尼古拉斯走进了寝宫。他穿着一身黑色描金的王子服,衬得唇红齿白,眉清目秀,侍女们也都偷偷地多看他几眼。

“母亲,打扮好了吗?”尼古拉斯一进门,就走近太后,从背后拥住她,亲吻她修长优美的脖颈。

“喔....,皇儿不要淘气,快来帮忙。”太后娇弱地按着梳妆台的边,一手撑着椅子的扶手说。

尼古拉斯直起身,对侍女们说:“我来服侍母后梳妆,你们都下去吧。”侍女们都恭敬退下了。

“母亲,今天你真美。皇儿长这么大,从没见过比母亲更美丽耀眼的女人。”尼古拉斯动情地兜着太后的酥胸,继续亲吻着她的颈弯说。

“嗯......”太后闭目靠在尼古拉斯怀里,享受着轻飘飘的快感,娇声问道:“皇儿哪里见过什么女人呢....可怜的孩子....那么你觉得,母亲比奥黛尔女王如何呢?”

尼古拉斯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回忆奥黛尔的容貌,然后说:“呃,那也是一个美人,不过样子太凶,让人没什么想法。”他开始摆弄妆台上的首饰。

太后娇笑一番,有些气喘:“皇儿,没想到你如此风趣呢。”

尼古拉斯举着一支长长的发簪说:“母后,你看着皇儿长大,却不知道皇儿有那么多好处呢。来来,戴上这些东方古国商队换来的华丽步摇,让人家光顾看你的新奇首饰,忽略了你的秘密。”

太后娇嗔地说:“皇儿,你只会讽刺母亲。”

又过了半个小时,太后的发髻上也变得光芒四射了。

“皇儿,扶母亲上车吧。戴这么多首饰,母亲都不敢回头了。”太后伸出玉手让尼古拉斯握住,然后费力地从椅子里站起来。

“母亲,你今天就是一只华美的蜡像,不需要回头。我们只站在大祭司后面看他主持就可以了。”尼古拉斯搀扶着行动不便的太后,慢慢向寝宫外走去。

“不是还要我点燃祭坛吗?”太后一手架在尼古拉斯胳膊上,一手在披风里暗暗揉着腰肢,她不习惯戴这种晃来晃去的东方古典首饰,于是一直看着前面。

“那只是举一下火把而已嘛。母后为民除害,连大蛇都除了,还怕什么火把嘛。”尼古拉斯逢迎道。

“皇儿,你越来越会吹捧了。”太后娇笑着慢慢转头斜睇了皇儿一眼,正是风韵流转,光彩照人。

尼古拉斯作出惊艳得看呆了的表情说:“母亲,你本已经这么耀眼,不要再做这样娇媚的表情了。不然...,皇儿就不让你出去了....”

太后越发笑得花枝乱颤起来。

“喔!......”忽然,太后低吟了一声,停下了脚步。

“母亲!是不是腹痛又要犯了?”尼古拉斯关切地问。

“呃.....”太后轻蹙着蛾眉,隐在披风里的手不停地揉着腹部,“....还,还好。也许是缠腰的布太紧了,母后觉得有些不适。不要耽搁了,先上车吧。”

门开了,皇家马车已恭候多时。太后倚在尼古拉斯怀里慢慢上了马车。

“呃.....,啊......”车厢里,太后捂着越来越痛的腹部,低声呻吟着。

尼古拉斯扶太后在座位上躺下,揉着太后的肚子说:“母后,肯定是腹痛又犯了。这样吧,我们在车上医治肯定来不及了,我去吃一剂蛇粉,然后....,母后'戴着'我...”说着,还细心地为太后擦拭脸颊上的虚汗。


太后听明白了,吃力地说:“好.....吧,也只有这样了....呃.....”

尼古拉斯把太后的衬裤扯下一段,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将里面的粉末倒入口中一些,便迅速收好瓷瓶。

太后平时犯了腹痛尚且难耐,别说这时腹上还缠着腰带了。她躺在座位上,急喘着揉着腹部,只觉得腹中一阵阵绞痛袭来,呼吸却越来越困难,大肚子被绑得紧紧的。她平躺着岔开腿,呻吟道:“皇儿.....快....快进来....母亲....啊....受不了了......呃.......”

话没落,太后就觉得底裤被掀开,有个东西钻入。她马上夹紧了双腿,忍着腹痛支起身子,费力地把衬裤提好,又整理了一下袍子和披风。

“呃.....”太后筋疲力尽地躺倒在座位里,两手不住地在大肚子上按摩着。忽然,她感到花心被撩拨了几下,被紧紧包里住的娇躯禁不住颤抖起来。

“喔....”太后抓着座位的扶手,忍耐着花唇的肿胀和发热。她大口呼着气,一手在酥胸前抚摸着。

“啊....皇儿,母亲不该里住腹部.....喔,腹痛还是酥痒,都喘不上气呀...啊啊......”

马车仍旧不紧不慢地行进着,车厢里装扮华丽的美人在热辣难耐地蠕动着。

太后强忍着阵阵腹痛和身下的热痒,双手吃力地撩开窗帘看看窗外,祭坛就要到达了。

“皇....皇儿....你,你轻些.....啊.......”太后斜倚在座位里,低声呓语着。身下的尼古拉斯正欢快地揉搓着她的花核,一波波酥痒的感觉升腾上来。

当车抵达祭坛广场,侍女们掀开车帘要扶太后下车时,见美人正半仰在座位里,娇躯微颤,面容苍白。

“殿下,您腹痛又犯了吗?”侍女们担心地问道。

“呃....没有.....啊不......对对,腹部好痛.....喔,快扶本后下车....啊.....”太后支起身子,一手抚着腹部。侍女们七手八脚半搀半抱地把太后接下车,一左一右搀扶着太后慢慢向神坛走去。

祭祀广场上围了很多百姓,靠近神坛的地方是王公贵族;神坛边,大祭司身穿黑色长袍,笔直地伫立着,他深邃的深蓝色眼睛注视着慢慢走过来的太后,脸上肃穆无情。

围观的百姓们很多人是第一次见到太后的真容,都被她的华丽装扮和高贵美丽的姿容所吸引,不禁低声议论起来。有的说“原来这就是为我们百姓作法除害的母后啊”;有的说“我们的母后真是美丽但是看起来满脸病容啊”;还有的说“母后的表情为什么又哭又笑呢,想是悲喜交加吧”

太后的双肘被侍女架着,双手藏在披风里端着肚子,并不时地抚摸着。腹中的阵痛间隔拉长了,夹在花心中的尼古拉斯却格外活跃。她的娇臀一阵阵轻颤,包得厚厚的衬裤也被溢出的蜜汁儿浸得湿润润的了。太后迈着酥软的双腿,艰难地一步步向神坛走着,脸颊上时时轻蹙了蛾眉,却还要维持着高贵可亲的笑容,十分辛苦;花心中的尼古拉斯狠狠钻入,使太后娇躯一晃,便歪在身边的侍女怀里。侍女们忙用力扶住,在太后耳边说:“殿下,如果疼得受不了,就禀告大祭司吧。”

太后用颤抖的手隔着披风抓着侍女的手,摇摇头说:“不....不用....呃....”她站定略回了回神,继续踩着不稳的脚步向前走。尼古拉斯渐渐滑入蜜壶深处,安静了一会。太后蹒跚着逐渐走近了神坛,仰望着高高在上的大祭司眼中关切的眼神。忽然腹中一阵疼痛,太后娇呼了一声,与大祭司对视的美目猛地紧闭,身子向后踉跄了一步。大祭司忍不住一步跨下神坛,将太后拥在怀里,扶着她慢慢走上神坛。

大祭司扶太后在神坛边的王座上坐下,然后向坛下的民众说道:“今年适逢国王陛下出访未归,太后殿下身体虚弱,亦强撑病体,参加祭祀典礼,故设王座以待....”

太后疼得满头虚汗地坐在王座上,双手揉着大肚子,身下的尼古拉斯又开始急剧地抽动起来。“啊.....啊......”太后一手攥着王座的扶手,一手紧按着腹部。使女们还以为她在忍耐着腹痛,都替她担心,但由于身处神坛之上,也不能左扶右倾,东倒西歪,所以只能都关切地偷偷瞟着太后的反应。

典礼继续进行,大祭司手捧圣典,高声颂读,赞扬祖先,祈祷上天保佑国民;并命人抬上时鲜的果实和刚宰杀的家畜贡品。

太后在王座上轻轻蠕动,其实她身下已经火烧火燎一般了。蜜汁儿已经湿透了衬裤,尼古拉斯的滑动逐渐向宫口接近。“唔......唔....嗯......”太后憋得脸颊绯红,鼓着巨乳急喘着,却没忘记捂着腹部,作出腹痛的样子。

轮到太后出场了,大祭司向太后走来。他扶起太后,慢慢向神坛走近。太后倚靠在大祭司身上,按着腹部定了定神,看着坛下齐刷刷盯着她的贵族和百姓,颤巍巍地高声说道:“愿...上天...呃.....保佑我......天鹅国子民.....啊.......风调.....雨顺.....四.....四海升平......啊喔.....”身下的热浪一阵阵翻滚着,太后紧紧攥着大祭司的手,轻仰起俏脸闭目忍耐了片刻,柔弱无骨地蹒跚着脚步儿走到神坛前,用另一只手接过燃烧着的火把,吃力地高高举起,凑到神坛上。尼古拉斯飞快的抽动着,一下下顶入她的宫口,太后挺着身子竭力举着火把,娇躯不禁开始摇晃起来。

这时,身边的侍女和广场上的贵族与百姓们均齐刷刷地跪下,齐声道:“愿上天保佑我国子民风调雨顺四海升平!”

“啊......喔......喔......啊啊......啊....不行了.....喔喔......”太后低吟数声,开始站立不稳。身下的花蜜汹涌地喷出,衬裤上终于湿透了。旁边的侍女赶忙扶住太后的手臂,将火把接过。大祭司一把抱起昏迷了的太后,向神坛下走去。所幸坛中的火焰已经点燃,并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人事不省的太后面色绯红地靠在大祭司的肩头,双目紧闭,一条手臂从披风中垂下,优美地摇摆着。大祭司抱着太后向马车走去,身后的地上滴落了点点花蜜。祭祀大典结束后,举国上下都知道了忧国忧民的母后强撑病体,为天鹅国的国运操劳,百姓们更加爱戴她了。每天都有一些百姓到神坛去祈祷,希望太后早日恢复健康。

太后深居简出,不再抛头露面。尼古拉斯自然呵护备至,为她悉心调养。两人每日行欢作乐,如鱼得水,太后很快又丰满了一些,肚子也胀得更大了。太后的心事只是思念国王,而且盼望腹中的孩子早日降生;尼古拉斯的心事是蛇粉终于吃光了,他不能再施展变小的法术,但这似乎也不妨碍他们,于是也并没在意。

夜幕降临,天鹅城堡外的夜空里,一只巨大的白天鹅流星般滑过。

齐格菲尔德国王终于结束了羽翼大陆的巡访,由于归心似箭,他扔下队伍,自己飞赶回来。

等待他的将是多么温馨的画面啊,两个小王子一定越发英俊和健壮了,奥洁托怀的孩子也该一岁了吧,一个还是两个?但肯定是粉嫩晶莹的,就象他们的母亲;奥洁托....,哦,我的心肝,一想到你,我就情不自禁,恨不得一下子飞回你面前........寝宫的门外,看着屋里大多黑着灯,四周都静悄悄的。国王不禁有些失落。“唉,他们又不知道我回来了,自然不会出来迎接我嘛。”他安慰自己。

一个侍女从身边走过,他拽住了她。

“谁.....啊呀!是国王陛下!您回来了????”侍女惊讶得有些夸张。

“呵呵,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吧,算算日子我也该回来了啊。”国王笑呵呵的说,又问“母后和小王子们在哪里?”

“呃......,菲利普亲王去夜枭国了,那个.....,太后殿下在花园里,好像尼古拉斯王子也在....”侍女小声说。

“啊?菲利普去夜枭国干什么?”国王大为诧异。

“呃,不清楚。他走了有一段时间了,走之前还和太后殿下吵过架。”侍女低头小声说。

“这样.....,好了,我去找他们。”国王说着,就向花园走去。

花园里幽深依旧,但是到处都黑漆漆的。国王越走越诧异,最后来到温泉馆。只有这里亮着灯。

刚进门的休息厅里扔着一堆衣服,男式的和女式的堆在一起。国王心里猛地一沉,轻轻推开门,蹑手蹑脚地进去。

进门是一条石子路,路边还有一些假山石和盆栽,越往里面走,会觉得空气越湿润,然后逐渐感到一些水雾。就在这时,一阵隐约的娇吟声传来。国王赶忙躲到假山石后面偷看。

“唔......嗯......唔~,啊~~~,啊喔........哦........”

娇柔的声音里在水雾里,听起来更加靡丽。只见不远处微弱的灯笼照明下,圆形温泉池边半卧着全裸的太后,她背靠池壁,双臂平摊搭在池边上,巨大的一对孕乳荡漾着水面,胸部以下的部分都隐在池水里。她对面站着一个少年,胸以下的身体也隐藏在水里,正有节奏地一下一下向她挺进。

“嗯...嗯...噢.....皇儿....再快点....啊.....”

国王赶忙躲到假山石后面,继续偷窥。太后背对着他,头上缠着白色的余烬,白皙圆润的肩头和臂膀,显示着她养尊处优的身份。对面的少年表情沉醉,湿漉漉的黑发一绺绺垂下额头,白皙的皮肤衬得深褐色的眼睛格外深邃。

“嗯..嗯...啊....啊.....唔唔唔......唔——唔——”两人达到了高潮,太后尽情地挺起身子,紧闭着美目向后仰起。就在这时,国王惊讶地看到浮出水面的大肚子,他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直到尼古拉斯抱着太后又温存了一会,然后小心地扶太后上岸,他才醒悟过来,悄悄地离开了温泉馆。

两天后,国王的访问队伍浩浩荡荡地回到了天鹅国。

心事重重的国王对沿街欢迎的百姓们置若罔闻,脸上也是一点欢容也没有。所有的人以为国王旅途辛苦,只庆幸国王平安归来。当国王的高头大马来到天鹅城堡前,看到了尼古拉斯搀扶着太后,和侍女众人在迎接他们。

国王百感交集的走到太后面前,行了跪拜吻手礼节,然后站起来仔细端详着太后。两年未见,也许是心理作用,他觉得太后已初显老态。美丽端庄的面容添了些凝重,眼神里满是落寞,整个人显得颤巍巍的。

此刻,太后被尼古拉斯和一个侍女搀扶着,正满怀期待地端详着他。他情不自禁地上前拥住太后,众目睽睽地吻住了太后的嘴唇。

众人低下头去,而国王的下身被太后鼓胀的腹部顶着,心里满是恼火,自己却渐渐的发硬了。于是他屏退了所有人,包括尼古拉斯,然后搀扶着太后进了寝宫。

只有太后知道国王回来过,因而也相信国王看到了温泉馆里的一切,所以太后很是担心。幸好看国王的脸色还算缓和,当国王温情脉脉地扶她躺在躺椅上时,她甚至感觉到以前那个齐格菲尔德还是回来了。

太后没有隐瞒,把自从国王出发后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告诉了他。当然,越说越伤心,当提到奥黛尔女王逼她和两个亲生儿子交合,太后已经泣不成声。她抽抽噎噎地说到被火蛇强暴,以及腹中的孩子失去了正常的临产日期,每日诡异的阵痛还要淫乱的苟合才能医治,她失声痛哭起来。

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太后,国王一言不发地坐着,他的心情很复杂;太后竟然和自己的儿子苟合,这不仅对国王不忠,还违背了人伦,况且,还被妖蛇奸淫;但是这些应该不是太后的错,国王戴了数顶绿帽子,但他谁也不能责怪。

国王牵了牵嘴角,算是一个微笑。他勉强把太后拥在怀里,柔声低语地安慰着。太后的酥胸一碰到国王的手臂,他就又情不自禁了。

外访的这两年,国王到过很多女王亲政的国家,当然凭着他的英俊容貌,不凡气度,也在这些国家得到了上宾款待。这其中他也阅女无数,有的甚至是女王本人。但说起巨大丰腴钩人魂魄的乳房,还数太后这一对。

“亲爱的奥洁托,别难过了好不好,凡事有我呢,以后谁也不会再欺负你了...”国王在太后的耳边低语,顺便吻了吻她的耳垂。

“嗯....”久违的肌肤之亲使太后打了个冷战,她挺直了身子,把一对巨大的孕乳都搭在国王的手臂上,然后捶着后腰,喉咙里发出一串娇慵的低吟。

国王越发觉得火烧火燎的,他用力揉捏着太后的孕乳,对着太后深深的乳沟就吻下去。

“哎呀!啊——,好痛.....啊.....”太后忽然一手撑着身子,一手捂着腹部,紧蹙蛾眉呻吟起来。国王慌忙抱住她,替她揉着肚子。“啊.....呃......不好了.....噢....”太后花容失色。

就在这时,尼古拉斯忽然闯了进来,刚进门就跪在地上,对国王说:“陛下,太后的腹痛发作了,需要治疗,请陛下回避。”

国王心里的怒火终于爆发了,他推开太后,大步走到尼古拉斯跟前,提着他的领子一把拽起来,出了宫门。“请我回避?你这小杂种,已经忘记这里谁才是主人了吧?”国王低声咒骂道。他顺手一推,尼古拉斯便跌倒在庭院里。

太后忍着腹痛,一手按着腹部,一手扶着墙,踉跄着走到门口,娇吟道:“啊....陛下....求求你...放过....小王子吧....这.....啊噢.....全是.......我的错.....啊——”一阵剧痛,使太后两腿一软,倒在门口。

国王正怒喝道:“来人!把他关起来!”听到太后的呻吟,他赶忙回到门口,一把抱起太后,进了寝宫。

尼古拉斯被连拖带拽地出了庭院,他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呼喊:“放开我!母后是冤枉的!陛下!请你善待母后!”

寝宫内,国王站在关闭的门前,看着床上正捂腹呻吟的美妇,良久,他慢慢走了过去。

太后捂着高贵的大肚子,疼得花容失色。“啊....陛下......”她艰难地抬起一只手,无助地伸向国王。

国王一把掀起美妇的裙摆,探进一只手,当触及两腿之间,竟是一片湿滑柔软的感觉。“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国王嫉妒得心痛的想,“奥洁托,你真的那么喜欢每天和那小杂种苟合?喜欢到连内裤都不穿了么。”他抬眼看看雪白的大腿上方,被衣裙里得紧绷绷的大肚子,想,这里头真不知道怀的是谁的孩子,想到此,他掏出早已发硬的巨物,毫不怜惜地插入太后体内。

“喔!啊!.....呃呵.......啊......”太后痛苦地弓起身子,国王却用力地按了按滚圆的肚子,把太后的两条雪白的腿直立起来,加快了运动。

“喔....陛下.....啊.....”太后双手捧着肚子,感觉着国王的猛烈冲击。她知道,国王的心已经离她越来越远了,这种心痛,也许比每天的阵痛还令她痛苦。她默默忍受着,闭上了眼睛。高潮来临时,她甚至也没有出声,只是想做起身,不料国王不容她休息,再次用力将她推倒,再次侵入她虚弱的身体。

腹痛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蜜壶中热辣辣的快感。男人发泄着压抑已久的性欲和嫉恨,女人隐忍着委屈。

当国王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由于侍女们都不敢进门,屋里也没有点灯。太后奄奄一息地躺着,面容上满是泪痕,长袍被撕扯得成了碎条,丰腴的孕乳上满是通红的啮痕;她两腿岔开着,桃源口由于长时间被插入,已经变成一个圆洞而无法闭合,洞口还挂着残留的蜜汁。她娇喘着,一手抚着起伏的胸口,低声说:“陛下.....我知道...陛下恨我......但,我宁愿陛下杀死我......也,也不愿....陛下....这样....”她说不下去了,低声抽噎起来。

那天过后,国王再也没有到太后的寝宫探视。次日,太后就临产了。

象以往一样,太后的寝宫里忙碌不堪,侍女们出出进进。几个医生在庭院里守候,听着产妇的呻吟而手足无措。太后的临产迹象也很奇特,这时的阵痛反而不象平时那么痛,但宫缩的动静也很小,一切只能靠产妇自己努力。

清晨太后刚起床时,就觉得腹中隐隐作痛,她没有在意,以为是昨夜的交合过于激烈所致。但腹痛越来越剧烈,并且感觉肚子里有东西在下坠,她就有些慌张。上午,她唤来两名侍女,搀扶着她在宫里来回踱步,有时阵痛会有所缓解,但偶尔也会加剧。中午用午膳之前,疲惫的太后躺在床上休息,侍女们服侍她用午膳,没吃多少,就破水了。

太后正仰靠在枕头上,抚着大肚子闭目养神,忽然觉得身下一股洪流涌出。她慌张地支起身子,唤来侍女,令快请医生过来,话没说完,就被一阵剧烈的阵痛疼昏了过去。


下午,昏迷的太后被腹中剧烈的骚动唤醒。身边的医生告诉她宫缩过于轻微,请她自己用力。每当她腹部用力时就感到剧痛,如此又昏迷了数次。黄昏时分,当她再次醒来,只好用微弱的声音,令侍女请国王过来。

沉郁的国王在自己的寝宫听到赶来报告的侍女说明的情况,他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出了门。走了一半路程,发现前面有一群人慢慢走来,国王便隐藏在树后,看到太后被两个侍女搀扶着,正步履艰难地向他的寝宫走来。前面有两名侍女举着蜡烛,后面还跟着两名侍女和两名医生。那孕妇半靠在一名侍女肩上,一手抓着侍女的手,另一手紧紧捧着鼓胀的大肚子 ;她的面容蜡黄,表情很痛苦,虽然每迈出一步都那么吃力,但还是努力地一步一步走着;走了几步,就停下来,微微弯了腰,急促地喘气。身边的侍女劝道:“殿下,我们还是回去吧,您的身体要紧,如果医生都无能为力,国王陛下也没有办法啊。”

痛苦的孕妇用手揉着大肚子,虚弱却执拗地说:“啊....,不,不行,我,我一定要和陛下说....说清楚,无论,他怎么误会我,都......啊......噢.......都可以,但是,不能——,不管他的孩子......呃!”正说着,太后就捂着滚圆的腹部一阵痉挛,周围的侍女忙抱住她,其余的侍女和医生都跪倒劝道:“太后,请太后殿下回宫吧,殿下如果出了什么危险,我们都承担不起啊!”

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微仰着头,闭目忍受着腹中的阵痛,颤抖的手一直在腹部上来回揉着,待阵痛过去,她微微睁开双眼,含泪说:“不必了.....我,我这条命,也不值得你们担心,我.....我只想.....把孩子生在他面前.......噢........让他看看,啊,自己的孩子......喔——,喔——!!”说到这里,她忽然挺起腹部,两手紧紧捂着肚子,身体向后倒下。后面的侍女赶忙接住她,待扶她在一张躺椅上躺下,发现她又昏过去了。几个男仆只好抬着躺椅,将太后抬回她的寝宫。昏迷的孕妇躺在躺椅上,两只手臂无助地垂下来,慢慢地摇晃着,只有高耸的大肚子,还保留着一点点生机。

国王在树后叹了口气,他很想冲出去安慰太后,但终于还是没有这么做。他唤来一名男仆,吩咐请大祭司给太后诊治助产,然后,便独自向关押尼古拉斯的小屋走去。

尼古拉斯正百无聊赖地坐在墙角。自从被关押进来两天,就一直不吃不喝,只是对着紧锁的门大叫大嚷,说母后要临产了,他要出去陪伴。等嚷累了,也就无声无息了。看到国王开门进来,也没什么反应。

“尼古拉斯,我今天来找你,是为了放你出去。”国王开门见山地说。

尼古拉斯将信将疑地抬起头,说:“陛下,我知道你不会平白无故放我出去的,但是陛下,我只是想对太后好一点,真的没有对您的不敬。”

国王笑笑,问道:“我明白。但是,你真的只是对太后好吗?你有没有想过对太后的感情?”

尼古拉斯想了想,如实说道:“我......,是的,有。我很爱太后。”

国王的眼中浮现一丝忧虑,半晌,说道:“尼古拉斯,如果,太后是你的生母,你会怎么想?”

尼古拉斯猛地抬起头,惊惶地说:“不,不可能啊。她说过我是被收养的啊!不可能.....”

国王怜惜地说:“孩子,这是真的。其实,太后是我的继母,而你,是夜枭国国王罗德巴尔奸淫了太后所生,而菲利普,是我和太后的孩子。”

“不——!!!不可能!!!”尼古拉斯狠命地捶了墙壁几下,然后抱头痛哭起来。

国王颓然地坐在原地,低声说:“我也不愿意相信,但这都是真的。就象我无法想象,菲利普,怎么会爱上奥黛尔........”

小屋里一片沉默。良久,国王开口道:“尼古拉斯,你有什么打算?”

尼古拉斯绝望地说:“我不知道.....”

国王又叹口气,说:“我想暂时送你回夜枭国。因为,你逐渐长大了,之前在这里一直是未曾公开身份的,但是,你是男孩子嘛,男人总要做些事情的。也许你可以和女王和睦相处,如果她容不下你,你再回来,你看怎么样?”

尼古拉斯悲伤的说:“都可以.....随便怎样吧......”

国王说:“那我先走了,我们明天清晨出发。”说着,他站起身向门外走去。到了门口,尼古拉斯忽然叫住他:“陛下!母后......生产了没有......”

“还没有。”说着,国王走了出去。

回到寝宫,有侍女来报喜,说太后分娩了,生了两名女婴。

直到次日下午,疲惫虚弱的太后才从昏睡中醒来。之前的情景还隐约在目,国王寝宫前的昏暗小路,侍女和医生们的焦急声音,以及,大祭司的催眠作用的声音和按揉在产门的手指........她命人把婴儿抱来,然后在侍女的搀扶下勉强坐起来。当两个女婴抱在手里,太后不禁热泪盈眶。她顾不得哭,赶忙上上下下把两个女婴检查了一遍,当确认两个孩子完全健全时,她才松了口气,撑着虚弱的身子给孩子们哺乳。

太后觉得孕育这两个孩子的过程实在太艰苦太惊险,她一直担心会给她们带来残疾。现在她完全放心了,但她发现自己身体大不如从前了,奶水很少,一个孩子还没喂饱就没有奶了,乳房被吮得生疼。她叹了口气,命人把孩子们抱走,又陷入昏睡中。

此时,国王正带着尼古拉斯来到夜枭城堡前,男仆进去通报不久,便见城堡里迎出来两个人。细看之下,令国王和尼古拉斯都大吃一惊:已是成熟样貌的菲利普搀扶着大腹便便的奥黛尔女王,正慢慢走下台阶。

很久不见,菲利普比原先壮实了很多,似乎还长高了一些。他站在齐格菲尔德国王身边,几乎令人难以辨认。奥黛尔女王非常丰满,连面颊也胖了一圈,原先的尖下颌变成双下巴,双乳在撑得紧紧的上衣里鼓荡。最凸现的还是她的腹部,浑圆鼓胀,把宽松的长袍顶得高高的。威严的女王捧着腹部,也多了些母性的慈爱气质,她微笑着偎依在菲利普的怀里,满怀深情地端详着国王和菲利普。

几个人在正厅里坐了一会。国王得知,菲利普已经正式成为夜枭国的亲王,即女王的夫婿,女王已经怀孕七个月。国王向女王介绍了尼古拉斯,说明他原是夜枭皇族之后,虽在天鹅国出生,但现已长大成人,应回归夜枭国。

女王安详地坐在王座里,抚着腹部,看看尼古拉斯,缓缓点头说:“是的,上次他来过,我们见过。我看他的样子,就觉得他象我父亲年轻的时候。”

告别了女王,国王独自返回天鹅皇宫。一路上,国王一直沉默不语。刚才女王私下里告诉他,由于女王的嫉妒,拒绝了提供夜枭皇族的血液,而逼迫太后与自己的儿子苟合,女王也为此请他代为向太后表达歉意。她之所以这么做,也实在是因为目前和菲利普的感情甚笃,心里感到满足而已。

“奥洁托是被逼的,我该怎么办?”国王想。

回到天鹅国,国王来到大祭司的别院。两人密谈了一整个晚上,天明时分,国王才回自己的住处。

几日后的清晨,太后还在熟睡中,被一阵说话声吵醒,原来是国王来到她的床前。她吃力地想坐起来,但被国王按住了。

“母亲,”国王恭敬地跪下了,“皇儿....,想把小公主们接走,派专人照顾。母亲身体不好,还是多加休养才是。”

“不....不行.....,为什么要带走我的孩子......”太后挣扎着,想拽住国王的衣袖。

“母亲,你还是少安毋躁。您身体这么虚弱,不能哺乳两个孩子,为了照顾她们还要操心,又何必呢。以后等您身体康复了,可以随时去看望她们啊。”国王亲切地安抚着太后,“另外,......嗯.....皇儿就要举办婚礼了,新王后.....,是大雁国的女王。三天后举办大婚典礼,如果母后身体允许,也请来出席吧。”说完,国王就走了出去。

“不.......不!!!!怎么可以这样......”悲愤交加的太后无力地伏在床边,欲哭无泪。她吃力地爬下床,觉得胸口发闷,眼前金星直冒。外面伺候的侍女们忙跑进来,又把太后扶上床。她挣扎着要去质问国王,情急之中忽然捂着胸口一阵干呕,然后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次日,一个震撼的消息昭告全国:尊贵的太后身体日渐虚弱,兼思念老国王日甚,欲皈依天主教修行。

由于太后是皇族成员,按皇家规矩,只能进入皇家修道院。那修道院便是大祭司主持,位于皇家别院的后面。

两天后。

病弱的奥洁托穿着厚厚的斗篷,由两个侍女搀扶着,出现在圣玛利亚皇家修道院的门口。深秋的林荫道上,只有大祭司一个人在迎接她,见她到来,大祭司迎上去,半跪吻她的手背:“太后殿下,欢迎您的到来。”

帽檐下是奥洁托苍白的笑容:“大法师,我不是太后了,您就叫我奥洁托吧。”

“好的夫人,请跟我来。”

从大铁门进去,里面别有一番天地。林荫道两边是茂密的树林,树林里隐约可见一些木结构的矮小独立建筑。大祭司扶着奥洁托上了一辆马车,从侍女手中接过随身用物,就遣她们回去了。奥洁托精神恍惚地缩在座位里,随着马车的颠簸昏昏欲睡。

“到了,夫人。”不知过了多久,大祭司的声音将她唤醒。在大祭司的搀扶下,奥洁托下了马车,来到一幢相同的木屋前。阴雨后的空气清新寒冷,木屋前种着一丛丛简单的植物,为了越冬被剪得秃秃的。奥洁托扶着栅栏上了几级台阶,推门进去。屋里很暖和,小小的客厅有一个壁炉,简单的一组沙发围着一个小茶几,靠墙放着一个小柜子。客厅连着卧室和洗手间,还有一个小小的厨房,除此之外,就没有多余的空间了。

一个高挑瘦削的修女迎了出来,对奥洁托行屈膝礼:“夫人,我是特勒撒修女,是专门负责照顾您的起居的,希望能令您满意。”

屋里的暖空气令奥洁托有些不适,她扶住门框,低声说:“好的....很高兴认识你....希望我们可以相处愉快....啊.....呕~,呕——!!”说着,她忽然捂住胸口,再次干呕起来,娇弱的身子晃了晃,就要倒下。特勒撒修女连忙揽住她的腰,和大祭司一起扶她在长沙发上躺下。

送上一杯滚开的红茶,特勒撒修女退了下去。大祭司慈爱地坐在沙发边,温暖的手轻轻抚摸着奥洁托的脸颊:“可怜的孩子......”

奥洁托抚着翻腾不止的胸口,急喘着问:“大法师......我.....怎么了.....”

“孩子,你又怀孕了。”

“什么??!!”奥洁托拼命撑起身子,睁大了眼睛,“这,这怎么可能?”她下意识地低下头,抚着自己的腹部,娇弱的身子不禁瑟瑟发抖。

大祭司半跪在沙发边,握住她抚着腹部的手,放在唇边轻吻着,安慰道:“夫人,先别慌。那只是由于你为了减轻腹痛,每日与尼古拉斯交合,他的金液大量残留在你体内,一旦你的子宫有了空余空间,它们便与你的卵子结合。”说着,他从墙角的柜子里端出一个水晶球放在茶几上,把奥洁托的手覆在上面,不久,水晶球内就出现奥洁托的镜像,可以看到,奥洁托的腹部闪烁着点点微光。

“夫人请看,这些光芒,便是一堆受精卵。”

奥洁托吃力地坐起身,死死地抓住大祭司的手,发疯地说:“我.....我怀了儿子的孩子....??”

“是的,夫人。”大祭司平静地把奥洁托拥在怀里,继续安慰道:“夫人,不要担心,我会想办法医治好你,请相信我。”

奥洁托伏在大祭司的怀抱中,浑身无力的问:“什么时候....?”

“现在夫人刚刚生产完毕,身体过于虚弱,我想,先调养几天吧。”大祭司说着,叫来特勒撒修女,嘱咐她好好照顾奥洁托,把一些饮食和调养的要领说了一遍,然后就开门离去了。

之后,奥洁托过了几天昏睡的日子。特勒撒修女对的服侍可以说是无微不至,这里的饮食起居也一点也不亚于在皇宫里的生活。特勒撒还经常给她鼓励和开导,奥洁托的心情平静了一些,不像起初时那样伤心了。

除了特勒撒修女,奥洁托在这里没有遇到过其他的人,大祭司也没有再来探访。

这天清晨,用过早餐后,奥洁托要特勒撒陪她出去散步。

“哦,好的,夫人。不过您不适宜走得太远,您的体力不允许您那样做。”特勒撒说着,帮她穿上一件厚厚的斗篷,然后扶着她慢慢走出去。

天气很晴朗,两人来到小别墅门前的大道上。路两边种植着高达繁茂的梧桐树,路上打扫得很干净,站在路边,看不到路两边的终点。

“我来时的大门,就是这条路的起点吗?”奥洁托问。

“是的夫人。不过走了很远,您是坐马车来的。”特勒撒说。

两人沿着大路继续往前走,特勒撒说:“夫人喜欢这里吗?”

奥洁托有些欣喜的说:“是的,很喜欢。大法师和您对我都很好。”

“哦夫人,您可能还不知道,您所谓的大法师,其实是羽翼大陆的教皇,圣保罗七世”

奥洁托惊讶地看着特勒撒,特勒撒继续说:“他的原名是乔瓦尼·约瑟夫·蒙蒂尼,我们都称他为约瑟夫大主教。”

正说着,不远处响起教堂的钟声,林荫路上忽然多了一些人,慢慢朝着教堂方向走去。奥洁托细看那些人,似乎都是修女,她们的头上包着黑色的头巾,穿着黑色或灰色的长袍,但是奥洁托总是觉得哪里有些奇怪,又说不出是什么原因。

奥洁托便说:“我们去教堂看看吧。”

教堂离得不远,她们慢慢走也很快就到了。一路上,奥洁托发现许多修女都从路边的建筑里走出来,和她们一起到了教堂。

忽然,奥洁托注意到,那些修女都是腹部隆起,行动迟缓。在每件宽大的黑色袍子下,都可以看到圆滚滚的腹部。她们一边慢慢走,一边用手撑着后腰,或托着腹部。奥洁托觉得太奇怪了,于是问特勒撒:“特勒撒修女,她们怎么了,是怀孕了吗?”

特勒撒说:“是的。不过,你别问我为什么,以后你会明白的。”

奥洁托满脸疑惑,但也停止了询问。

进了教堂的大门,修女们都扶着长椅的靠背,撑着后腰,吃力地慢慢跪下来,虔诚地祈祷。教堂里静悄悄的,奥洁托也和特勒撒在后排跪下。


不久,祈祷结束了,修女们又都吃力地站起来,鱼贯出了教堂。当她们依次从奥洁托面前经过,奥洁托又发现,这些修女的面容美丽,却都不是天鹅国的血统。她们有的褐发黑眼,有的却是墨绿色头发深褐眼珠,还有宝蓝色头发的。奥洁托越发疑惑,她轻声问特勒撒:“她们是从哪里来的?”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

都市激情
点击:5706-1315:38跟小表妹’上’一课
点击:10106-1115:55边看电影边玩女同事
点击:53703-1810:07女友的妈妈夹得好紧
点击:7706-1315:39新婚夜前,给老爸夺了处女
点击:15206-0514:25女舞蹈教师
点击:17406-0215:51婚外的高潮
点击:9906-1115:54我,妻子,和儿女
点击:21605-2217:54上我的小姨子
点击:7006-1115:51疯狂极品车模
点击:32005-0401:25公司里的公共厕所
点击:5806-1115:47和旧情人婚礼上的偶遇
点击:12506-0816:00前妻的女同事
点击:4406-1615:51女同事的妈妈
点击:5506-1315:53疯狂在别离的日子
点击:29504-1516:02妻子献给了行长
点击:5106-1115:52女友小美「触手游戏」
点击:8306-1115:55房东大嫂的的快乐生活交流
点击:7006-1315:44魔鬼身材的小嫂
点击:5806-1315:52保险业务员
点击:43704-0511:42边和男友视频,边骑在我胯上
点击:6706-1315:54火车奇遇研究生
点击:9706-1115:58漂亮的银行三個女人
点击:8806-1315:57排卵期强迫怀孕之旅行
点击:7706-1115:57漂亮的银行女秘书
点击:12606-0815:59陌生的車震記群交
点击:5706-1315:48红杏被迫出墙
点击:18105-2217:55泌尿科里的诊疗
点击:9406-1115:59女同事请到家里来
点击:17406-0514:32老婆被醉奸
点击:14806-0514:27很久沒有試過這麼粗的了
点击:6706-1315:50乡下小店小姑娘的绝活
点击:8306-0815:58美女警花
点击:7706-1315:51女友上游泳课时
点击:11406-0816:03美女醫生,她的巨乳護士妹妹在偷窺
点击:14406-0815:57妈妈和三个姐妹
点击:11806-0514:18万圣节换妻节
点击:14106-0215:43嫁给俩老公的快乐生活
点击:7606-1315:57俄罗斯女孩真好
点击:9406-1115:47两个淫秽小护士
点击:27205-1619:46被工友幹成淫娃
点击:4906-1315:39姐的雨夜一夜情
点击:6906-1315:49寄宿在老师家
点击:12806-0514:19两个老婆
点击:7006-1115:50列车上的奇遇
点击:11106-1115:59和33岁的老女人开房
点击:10106-1115:53两个女友换着玩
点击:6606-1315:51春药香皂
点击:10506-0816:02暴露女友雯雯 网吧暴露
点击:10606-0815:49琳的3P之旅
点击:17105-3116:17四女侍一男
点击:12506-0514:13经痛女孩看医生
点击:11806-1115:56一时性冲动,找了男按摩师
点击:5306-1115:57清纯的美容师
点击:15506-0215:38為了生意!我把老婆讓別人幹了
点击:7106-1115:53从少女变娼妇
点击:14406-0514:32婶婶激爱的阴道
点击:10706-0816:02被輪暴的瑤瑤
点击:7406-1315:56四十四位妙龄美女
点击:7706-1315:41拜年却变了来上床
点击:5206-1315:48靓女租客, 极度诱惑包租阿叔
TOP反馈